美国这一做法,令澳大利亚和韩国不安!

发布时间:2024-02-28 07:17:46 来源: sp20240228

     中新网2月19日电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18日报道,由于担心在供应链中识别出中国元素是“困难”且“麻烦”的,澳大利亚政府已要求美国澄清其“将与中国、朝鲜、伊朗或俄罗斯有重大关系的公司排除在获得关键矿产补贴之外”的计划。   报道称,这一要求被视作对美国2023年12月公布的《通胀削减法案》外国敏感实体指南(FEOC)的回应。该指南禁止与中国、朝鲜、俄罗斯或伊朗有重大关系的企业获得《通胀削减法》提供的补贴。   报道指出,上述四国被视为“受关注的外国实体”,任何企业在这4个国家加工矿产,或由任一国家持有25%股份,将被排除在补贴范围之外。同时,美国政府还将限制范围扩大至四国的现任或前任政党高级官员及其直系亲属。   澳政府在一份递交给美国能源部的文件中表示:“对于未被列入名单或可能不被视为高级官员,但仍受到影响或对直接行动具有影响力的政党成员,澳大利亚希望美国考虑就这些人员的评估作出进一步说明。”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称,美国对中国加工的矿物“态度冷淡”,让澳大利亚感到不安,因为该国锂行业90%以上的原产品都运往中国进行加工,而且几家最大的锂矿也持有超25%的中国股份。澳大利亚企业可能会发现,在供应链中识别出中国元素是“困难”且“麻烦”的。   澳政府在递交的文件中表示,“即使有明确的标准,私营公司在某些情况下证明其合规性也可能很麻烦。” 资料图: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法瑞尔。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法瑞尔2023年11月曾表示,尽管美国竭力打破对中国关键矿产的“垄断”,但澳大利亚不会关闭中国对澳项目投资的大门。“我们不会提议对(中国投资)做出任何改变。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挥我们的利益优势,我们总是需要外国投资。这是不会改变的。”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在2023年11月的分析中也指出,澳大利亚确实需要来自中国的投资。   路透社亚洲大宗商品分析师克莱德·拉塞尔(Clyde Russell)认为,像采矿业这样的高风险项目很难找到投资。澳大利亚政府2023年向一项基金投入40亿澳元以资助关键矿产项目,并希望看到澳大利亚与美国合作开发可再生能源产品的替代供应链。对此,拉塞尔表示,这“只是沧海一粟”,能为澳大利亚新矿山提供资金的“只能是中国”。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报道还提到,韩国汽车制造商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它们认为美国法案的相关定义模糊不清。   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曾指出,美国《通胀削减法案》中包括电动汽车推广补贴有关内容,限制使用产自中国等国的电池零部件和矿物,遏制中国的性质十分明显。然而,这些措施也殃及到韩国电动汽车产业。   报道称,该法案对韩国影响最大、最关键的部分是电动汽车补贴发放对象仅限于在北美地区进行最终组装的车辆。目前,韩国车企在美国市场销售的产品不满足该条件,这意味着韩国产电动汽车将被排除在补贴发放对象之外,销量将受到影响。   《韩国先驱报》援引观察人士观点指出,美国制定的这些规则将严重影响依赖中国供应链的韩国电动汽车行业。   韩联社2024年1月的报道称,韩国方面呼吁美国制定“合理”法规,因为他们发现,想要按美国的要求“大幅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是“很难的”。 【编辑:叶攀】